圣安娜娱乐网站

十九毅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928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33章:龙荒蛮甸

十九毅 29289

谢明曦淡淡道:“尊严和体面,无需别人给你。只要你自己争气出色,再无人敢相欺相辱。”

什么叫有容人之量?

“你何来的底气,竟敢这般胆大妄为?”

谢云曦:“……”

谢明曦挣扎了一下。

盛鸿暗暗雀跃自得,略略调整姿势,将谢明曦搂得更紧了些。

谢明曦也收敛了惯有的浅笑,嘴角微微抿着,全神贯注地对弈。眼中除了对手六公主之外,再无旁人。

方若梦没忍住,扑哧一声笑了起来。

谢明曦:“……”

往日顾山长对江家人默默容忍,全因怜惜杨夫子之故。现在杨夫子已下定决心,和江家人划清界限,想收拾江家人,易如反掌!

这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挑衅!

“日后你只管以嫡母身份,和七皇子府走动。哪怕沾不了光,也得将过去那点恩怨都放下。”

孝顺个屁!

谢明曦呵呵一笑:“父亲不认谢云曦,我这个做女儿的,总不能忤逆不孝,只得听父亲的了。”

全身上下没一块完整的皮肉,到处是用刑过后留下的伤痕,有几处伤口还一直在滴血。看着既可怜又可怖。

盛鸿目光一闪,回敬道:“这杯酒,我敬四哥才对。希望四哥在朝中诸事顺利。”

不管淮南王能否熬过这一劫。从今日起,淮南王府已彻底失了圣心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

顾山长深呼吸一口气,过了片刻,才张口道:“选期不如择日,就今日去吧!”

顾山长也随之行了一礼,却一言未发。

半个时辰后,顾山长和谢明曦在帐篷里相对而坐。

陆迟笑道:“殿下惜字如金,李小姐切勿见怪。”

四皇子瞥了盛鸿一眼,冷不丁冒出一句诛心之言:“我纳了谢二小姐为侍妾,七皇弟莫非觉得面上无光,这才频频劝酒?”

对于贵妇们来说,颜面重于一切!

“现在知道悔恨痛哭,当初做什么去了?”淮南王越想越怒,随手拿起一个茶碗扔了过去。

淮南王世子妃吓得魂飞魄散,扑了上去,大哭不已。

四皇子身体僵硬,目中闪过一连串复杂的情绪。张口打断满脸愤慨的李湘如:“住口!陆迟既是这般态度,以后你不去陆家便是。”

宾客一一散去,李默一直留到了最后。显然是有话要和陆迟私下说。

谢明曦微笑应道:“劳母后惦记。师父在蜀地十分自在快意,每日忙着去书院,又要兼管着安养院,回府后便陪着阿萝。颇为忙碌充实。”

谢明曦淡淡道:“我已打断了他的右胳膊右腿,之后再如何责罚,等祖父和父亲做决定。”

不过,真是分外解气!

年过五旬的楚将军,被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“多谢皇上。”尹大将军再次拱手谢恩。

真是老骚包!

有人领头,一众逆贼情绪皆激动起来。

他是闽王心腹。

……

谢明曦微微一笑,上前两步说道:“爱之深责之切!母亲一片拳拳‘爱女之心’,想来二姐绝不会辜负。”

算来算去,真够急人的。

俞太后执掌中宫二十余年,恩威并施,宫中上下无不诚服。如今宫中有了萧皇后,凤印依然牢牢地握在俞太后手中,宫中大权,也被俞太后一并掌控。

这个建安帝!

身上被踹了一脚的鲁王还好,脸上挨了两拳的闽王可就狼狈了。鼻子下面的血迹还没怎么擦干净。

“盛鸿夫妻两个,一个比一个狡诈阴险。他们早早去了藩地,还想将梅太妃也一并带走。再接下来,是不是就要占地割藩自立为王了?”

谢云曦紧接着下了马车,得到了父亲和兄长的亲切关怀。

谢明曦淡淡道:“我和殿下怎么能相同。”

谢明曦点点头。

谢钧看着谢明曦,目光灼热炽烈,仿佛在看稀世珍宝。

……一个月未见,谢明曦心中岂能不惦记盛鸿?

屋子里只剩谢明曦和盛鸿两人。

是李默和陆迟!

谢明曦自然心知肚明,笑着挽起尹潇潇的手:“你这个孕妇,走路稍慢一些。别闹着肚中的孩子了。”

说起来,这也是莲池书院里广为流传的笑谈了。

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扫了六公主一眼:“笑什么?”

呵!男人的情深意重,到底能维持多久?

建文帝亲昵地扶住俞皇后的胳膊:“皇后无需多礼,快起身。”

俞皇后不知说了什么,建文帝低声笑了起来,看着俞皇后的目光,满是柔情。俞皇后回以清浅的笑意。

盛鸿也留在椒房殿里用了早膳,刚搁了碗筷,陆阁老等人又打发卢公公前来请蜀王商议国朝大事。

顾清思忖片刻,命人暗中送信回顾家。

宁可全家人住得拥挤,也要撑足门脸。

芳巧今年十六岁,正是花朵一样鲜嫩的年龄,白皙的脸庞透着粉,一双杏眼大而水灵,顾盼多情。

脸上长着几点雀斑的是从玉,今年十二岁,女红厨艺梳妆一无所长,最大的优点是听话。

“为何为了大哥,便要我委屈退让?”

谢明曦目光掠过谢钧殷勤的俊脸,心中哂然冷笑。

谢钧天生软骨头,又最重功名利禄。永宁郡主私下定是许了什么好处,所以谢钧“摒弃前嫌”,帮着永宁郡主拉拢示好。

然而,对面军鼓丝毫不息,朝廷大军还在源源不断涌入。在暗夜中如潮水般涌来,简直令人绝望。

被关押了一月有余的朝廷官员们,纷纷被惊醒。

盛鸿正浮想联翩心荡神驰之际,颜蓁蓁站了起来,冲他笑嘻嘻地举杯:“今晚得见‘六公主’,我心中实在欢喜。只怕,这也是最后一回了。我敬你三杯!”

这等小事,就不必细说了。

自己昨晚收拾得开屏的孔雀一般,特意去谢府门外见谢明曦。是想令她对男装的自己印象深刻……

谢明曦确实印象“深刻”,只是,并无什么心旌摇曳情生意动,而是将自己当成笑话看了一回……

如今再看六公主,真是无比顺眼。

然后,又满面悲戚地喊起了先帝:“先帝,你走得太早了。留下哀家,如今竟要看庶子的脸色度日……”

送她去莲池书院,果然是正确的决定。才一日光景,便已比往日活泼多了,也肯张口说话了。

……

然后,有两道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。

俞皇后笑吟吟地看着李太后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