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网站

十九毅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928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36章:衣冠济济

十九毅 29289

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然后再次冷声命令着身边的侍卫,“给朕搜,朕倒要看看他们那么多的人能够藏在哪儿?”

这样也好,这样一来,凤阑绝也不会选她了。

以前,她以为自己对蓝魅辰的爱已经深入骨髓,已经到了没有他不行的地步,但是这一刻,她却是真的不想嫁到他,似乎有着一种内心的排斥。

上官云端听到他这话,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很显然,叶寒已经知道,她的怀孕是假的,而且听他那语气,似乎已经有了解决的法子。

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再次冷声道,“这儿是凤月国,本王要关谁,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。”

上官云端从那女孩的手中接过那野花,脸上的笑更是毫不掩饰的漫开,没有半点的不满,而是那种极为灿烂,极为欣喜的笑,更看不出丝毫伪装,因为,这本来就是她的真心话,不需要丝毫伪装。

“绝,如今的你,对我真的这般的绝情吗?”那女子的声音中重新恢复了刚刚的伤悲,低低的话语,让人忍不住的跟着她心痛。

所以,上官云端与蓝岚也都绝对没有看过。

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闪,唇角多了几分冷意,她们就这般的当众帮着那个女人,想要让那个女人赢,而想让她输。

不过,短短两刻钟的时间,竟然就能背出了十几页,也的确够让人惊讶的了。

真是太残忍了。

当上官云端与那年轻男子走到大门处时,管家转身,望向那年轻男子,然后再扫向上官云端,眉头微蹙,眸子中明显的有些不解,但是很显然是南宫雪早就吩咐好了的,遂略略提高了声音说道,“大牛呀,今天接你妹子回去,后天记得让她回来呀,小姐这边可是要用人服侍。”

凤阑绝不放心她,所以,特意把隐留下来照顾她。

她只有在毛笔上的墨用完了的时候,才微微的抬一下头,重新蘸上一些墨,但是她那双眸子,却并没有望向任何人,只是专注的写着她的答案。

“呵呵。”绝王自然明白皇上的心思,微微的轻笑,“这些数字的规律很简单,第一个数字,是二加二所得,第二个数字是,三加三再加三所得,而第三个数字是4加4加4加4所得,第四个数字,就是五加五加五加五加五所得。本王这么解释,相信大家都清楚了吧。”

“公主,刚刚老身不知是公主驾临,冒犯了公主,还请公主恕罪。”老夫人思索了片刻,还是决定先来认罪,毕竟刚刚她说的那些话,若是公主想要计较,只怕。

凤阑绝的眸子略带警告的瞪了凤忆希一眼,凤忆希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,反而紧紧的拉着上官云端,因给他一个略带威胁的暗示。

所以,他决定放手,为了她,也为了夜阑国,他不想因为此事,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,或者是他不够爱她吧。

听说南宫世前的大小姐与二小姐才貌双全,难道是她们其中的一个?

“哈哈哈。”夜无忧微愣,随即狂笑,大笑的同时,双手忍不住的拍着桌子,“哈哈哈,上官云端,你能不能再蠢一点,哈哈哈,笑死我了……”

他没有回头,却知道是她,唇角微动,轻声喊道,“云儿。”低沉的声音中,仍就带着一丝心痛。

“怎么?这就这么想要躲开本王吗?”虽然极为的压抑着,怕自己的情绪吓到了她,但是此刻,他的声音中,仍就带着几分控制不住的怒意。

“我有痛的权利,我也有忘记的权利,再痛,也会愈合的时候。”凤忆希微微的扫了他一眼,低声说道,声音中,似乎有着几分无所谓的淡笑,来表明着她是真的忘记了。

还真亏了他,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,她两年没嫁是为了等他?

她的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,有着明显的恐惧,却又似乎有着几分不甘。只可惜,她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。

这丫的,终于捉到她的漏洞了,心中还不知道正怎么得意呢,阴险的家伙。

两人心中都担心着上官云端,所以倒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急急的赶了进来。

“你想要的,只能靠自己去争取,这是你告诉我的,但是你自己现在呢,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要嫁人了,却这般死气沉沉的坐在这儿,我都有些看不起你了。”秦思柔见他仍就没有动静,便用话激他。

“现在关键不是你相不相信她的问题,而是你应该怎么做的问题。你不做,怎么知道不可能?”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白了他一眼,有些郁闷地说道。

秦思柔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一边的叶寒,想要看看,他是什么反应。

“皇上,这件事,就由你来说吧。”太上皇却并没有回答,而是转向皇上,低声说道。

所以,他们一个个都下定了决定,纷纷的保持沉默。

“是,是,没有指使。”其它的几个人也纷纷的附和着说道。

“误撞?皇宫这么大,你们还真会撞,而且,若真是误撞,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,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?”太上皇微微冷哼,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。

“雨儿,听说绝王在皇上的面前特别提到了你,应该是中意你的,你可要为咱们将军府争口气呀。”老夫人心中的怒气正无可发泄,听到上官凌霜的话,微愣了一下,然后转向上官凌雨,略带得意地说道。

上官云端却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随意,没有刻意的掩饰,也不见任何的惊讶。

“够了,都给本王滚出去吵。”凤阑绝突然的怒声吼道,云端现在昏迷不醒,他们竟然在这儿吵起来了。

夜无痕的唇动了几下,似乎想要说什么,但是最终却仍就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,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紧张与期待。

不过,就算心再痛,再不舍,却还是不能不放手,因为,他不想让她为难,不想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“将他拿下。”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,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,留下祸根。

“嗯。”突然听到一声闷哼,随即便看到,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。

太医说他可能活不过那一个夏日。

“小晚,其实那天晚上,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,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,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,所以,后来,他进你的房间后,没过多久,便昏睡过去了。”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,死不休地说道。

上官傲天的脸色明显的沉了几分,原本,他是因为那个男人想要放过二夫人,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这么狠,这样的她,万万留不得,留着她,接下来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。

“好,好,很好。”

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见那女子没有再开口,不由的再次问道,“那主子有何计划?”

就算主子要赶人,也不用这么直接吧,怎么说,人家这位公子,刚刚可是救了主子呀。当然,依琴没有听到他刚刚的那句以身相许。

低沉的声音,一字一语中,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。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,那怕,她只是一个傻女,那怕在众人的眼中,她是一无是处,专门丢脸,有还不如没有。

略带慵懒的姿态,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,一夜无眠,却不见半点的憔悴,不见半点的狼狈。

只是,上官云端看到月儿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,以及唇角渗出的血丝,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寒意。

“你疯了,你凭什么打我?”三夫人有些回不过神来,愤愤的质问道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。

刚刚按上官云端的吩咐去行事的凤忆希,也是完全的被震住,回过神后,对上官云端更多了几分佩服,皇嫂真是太棒了。

难道传言有假。

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,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,没有想到,他带她进个城,竟然会有这么多的拦着,好,很好,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在捣乱,他绝对不会放过他。

“没事。”上官云端轻笑,凤阑绝的表现,让她的心情瞬间的轻松,脸上的笑也更多了几分灿烂。

她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,多了几分明显的狠绝,都是这个女人,若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,绝就不会这般的对她。不过,她在瞪了上官云端一眼后,双眸便快速的垂下,更快的隐去了眸子中的阴冷。

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,越来越奇怪了,不管怎么样,她要立刻进宫,必须要见到太上皇,确认太上皇的安全,也将事情查个明白。

秦思柔留了下来,其它的所有的人,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,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。

或者。

“是,所有的人都进宫了,就连很少出面的三王爷也进宫了。”皇后微愣了一下,却随即快速的解释着。

所以,她一定趁这个机会去太上皇的寝宫看看。

想到此处,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,不敢再想下去了,不行,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,绝对不能。

“对了,你想办法让人去把那两个宫女的衣服送过去,先把她们带到母后这儿吧。”一切收拾妥当后,上官云端刚要出房间时,突然想起那两个宫女,再次吩咐道。现在,也只有皇后这边还是安全的。

听说,他曾经有一个深爱的女人,只是在一次战争中,失散了,从此便再没有那个女子的消息,成立了凤月国后,他一直没有立后,甚至不允许任何的女人进宫。

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,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,心中便不由的一沉,这样的阵势,难道?

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,只是,太上皇脸上的轻笑,却是猛然的僵住,一双眸子,更是极力的圆睁,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,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,似喜,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。

若是皇上不同意,更可以治他的罪,毕竟,他身为臣子,在皇上刚登上皇位时,便说出这样的话,明显是对皇上有意见,对皇上不满。

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,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,这次有个机会,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。

是呀,丞相大人若不是对凤阑绝绝对的忠诚,那就是极有可能原本就是凤阑锐的人,这么做,原本就是来试探凤阑绝的。

而丞相大人的唇角微扯了一下,心中冷哼,这个年轻人,看来也不怎么样,以他这种问法,对他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。只要,这年轻人找不出证据,就不能拿玉儿怎么样。

只是,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,却是纷纷的惊住,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,脸色发黑,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,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,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。

凤阑绝之所以这么做,肯定是想要找出那个奸细,当然,也是想让那奸细向他的主人通风报信,只要暗中让人监视他们,相信就能够找到那个背后的人。

“你不用紧张,没事的,相信我,不会有事的。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安慰着那丫头,她知道,素容向来话少,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跟这丫头解释的,而此刻又有凤阑绝在场,又是这样的一种场面,这丫头不害怕才怪呢。

那宫女见上官云端起身,便向前走去,上官云端也没有再多问,而是跟在她的后面,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看她走的方向应该不是去皇后或者去大厅的方向,上官云端再次问道,在这皇宫中,她并不想让其它的人发现她的特别,所以还是极力的伪装着。

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经到了出神入画的地步,就算再丑的人,经过她的手,也会变美的。

因为,她深知,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,不是她能惹的起的,而且,她也只有去了大殿,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,是何目的。

他先前,没有看到她,还以为她不会来的,没有想到,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。若是她早想出现,他倒是有办法,让她离开,但是现在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