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网站

十九毅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928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43章:歪歪斜斜

十九毅 29289

九世魔躯归一,瞬间重合,化作一体,盘古与时间力量猛增,九世身躯归来,等于是九极归一。

谁让人族有一个永恒的人皇林逸,这位新掌控者的存在,让人族屹立在万族之巅,成就永恒族群。

上官云端只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微微的有些发红了。

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的危险,这皇室中的阴谋,向来都是最可怕的,更何况这次还扯到了皇上,她知道,若是一个不小心,只怕就会丢了性命,但是,为了那些受苦的百姓,为了他,她必须这么做。

“呵呵。”凤忆希双眸微转,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低落,或者应该说,凤忆希明白她对凤阑绝的感情,所以明白她此刻的心情,但是,却仍就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的轻笑道,“岚姐姐你都不知道,昨天晚上,皇兄与皇嫂的婚礼上发生了好多事,打扰了皇兄的洞房,会把皇兄气死,你都没见过皇兄那脸色,都快要吃人了。”

“我现在就去收拾,也告诉絮儿收拾一下。”丞相夫人说完后便快速的转身,走回自己的房间去收拾了。

等待是最漫长的,五年的时间,对于一个女人,特别是一个这古代的女人而言,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时间。

众人听到皇上的话,也都纷纷一脸好奇的望向上官云端,都想知道,她所说的一招定输赢,到底是要比什么?

“这个比法是最公平,最直接的,不管你以前学过什么,也不管你最擅长什么,在此刻的这种比法中,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。”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望向众人,慢慢的解释着。

“好,就依皇上的意思,由公主先来。”只是,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却是一脸轻笑的说道,似乎对于皇上的提议,丝毫都不自意,而且还是极为欣然的接受的。

“王妃,我家老爷他们?”有位夫人担心着自己的夫君,忍不住问道。神情间更是掩饰不住的担心。

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,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,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,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。

毕竟,这越靠后,每个数字相加的次数就越多,她是如何,将那些多的数字一下子加出来的。

皇上怔了一下,心想这也倒是一种办法,便吩咐侍卫去找一些擅长打算盘的人。

此刻的他的心中的担心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的放下了,所以,心情也明显的好了很多。

若是平时的凤阑绝就算天塌下来,他都能保持纹丝不动,气息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凌乱,但是遇到她,很多事情,似乎都变了。

“王爷,会不会不相信我们,所以。”先提疑问的那个大人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。

只是,只有了解她的人才会明白,此刻的她,是多么的危险。

丞相也是不由的愣住,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愧疚,“是絮儿对不起皇后。”

叶寒的脚步这才停了一下来,只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望着地面,没有抬头,也没有说话。

若是,先前还有些犹豫,有些疑惑,那么此刻,她的回答已经没有丝毫的迟疑,只有坚定。

这一刻,她似乎明白了,以前,她的爱,似乎太幼稚了,太盲目了,只是看到了这个男人的外表的华丽,却从来没有想到,这个男人适不适合自己。

“奴婢招,奴婢全招。”那丫头生怕夜无痕不给她机会,再次急急地喊道。

“啊,她竟然不是府中的丫头,难怪这般的胆大,这般的歹毒。”苏月情双眸圆睁,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,只是,脸上却似乎多了几分释然,可能是因为知道这丫头不是府中的,她便少了一些责任,也或者是因为其它的原因……

“先带她下去吧……”皇上望向上官云端时,仍就是一脸的厌恶,极为嫌恶的摆了摆手。

凤阑绝不敢有丝毫的停留,快速的到了上官云端住的房间,只是刚踏进院子,便听到房间里传来轻呼声。

上官云端心中一喜,不会是刚刚上官凌雨没有将那柜子放好,被李妈看出了什么异样吧?

随即便听到李妈向着柜子边上走来,然后快速的将那柜子打开,然后便听到李妈略带兴奋的喊道,“就是它了。”

但是,她不是上官云端,若是凤阑绝给她戴这根链子时,戴不上,肯定会怀疑,那时候,事情只怕就暴露了,不行,她不能失败,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。

“那是她自己的选择。”夜无痕有些沉重地说道,就是因为知道这个,所以他才犹豫,若真的是凤阑绝的一厢情愿,他早就去抢亲了。

“这称呼,可真够长的。”秦思柔微微的撇了一下唇,悻悻地说道。

听到他的解释,秦思柔完全的惊住,一张小嘴也惊的微微的张开,忘记了合上,什么叫做交友不慎,应该说是像他这样的。

他这叫什么朋友呀?

叶寒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,微愣了一下,再次保证道,“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病的。”

“好吧,我相信你。”见他一再的保证,秦思柔再次微微的笑道,既然他那么有信心,或者,她也应该再给自己一次希望。

不过,想到其它的人都不认识她,而凤阑绝在没有成亲之前,应该会避嫌,不会去马车上,只要凤阑绝不在,应该不会被发现的。

若是只抓到一个,他倒还可以杀人灭口,但是如今却是一下子抓到五个,他就算想要杀人灭口都不可能了。

二皇子语结,身子更是是忍不住的轻颤,心中也更加的多了几分害怕,他怎么听,怎么觉的太上皇这语气是针对他的,似乎太上皇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。

“是,没有指使。”几个人再次开口说道,只是,这次的声音却是明显的低了很多,少了几分底气。

“误撞?皇宫这么大,你们还真会撞,而且,若真是误撞,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,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?”太上皇微微冷哼,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。

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,对她们两个,她实在是不想浪费口水。

呃,叶寒愕然,无语,看到她慢慢的离开后,唇角才微微的抽了一下,脸上却更多了几分懊恼,他到底是发的什么疯呀,他只不过是来为她看病,其它的事情根本就跟他没半毛钱的关系,他干嘛操那个心呀。

“哼。”凤阑锐微微的冷哼,唇角微扯,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,“没有想到,朕只不过出宫去散了一下心,不过只是个把时辰的时间,这皇宫里竟然完全变了个样了?现在,朕才还是凤月国的皇上,你们果真是好大的胆子,来人,给朕推下去,斩了。”

当时,他眼睁睁的看着凤阑锐滚了下去,伤到了腿,昏迷不醒。

像夜无痕这样的人,如何容认身边的人的背叛?

秦思柔的手,紧紧的捂着胸口,不知道是太紧张了,或者是心太痛的,只是,上官云端发现,她捂着的其实不是胸口,而在胸口略略偏下,难不成是胃痛?或者是肚子痛?

“其实,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,成家,然后有自己的孩子,有一个幸福的家。”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,但是,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,不由再次轻声说道,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。

“小晚。”那个男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,身子再次的一僵,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沉痛,刚刚的兴奋与激动也变成了浓浓的悲伤。

不用看就知道进来的人是凤阑绝,依这个男人醋意之大,刚刚看到另外一个男人揽着她,只怕忍的很辛苦。

二夫人很快便被带来了,她一进房间,看到那个男人时,脸色便瞬间的僵的惨白,很显然意识到了什么,只是,却仍就存着一点侥幸心理,只是望了那个男人一眼后,便快速的转开了眸子。

二夫人彻底的惊滞,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出卖了她了,遂再次急急的说道,“不,不是的,老夫人,我不认识那个男人,一定是她们找了那个男人来诬陷我的,老夫人,你要相信我,你要为我做主。”

万万没有想到,他竟然将玉儿的妻子的画像夹杂在里面,让玉儿辨认,偏偏刚刚玉儿中了他的计,掉以轻心,没有注意辨认。

“哼,这个问题,除了几个特别的人外,其它的人都没有回答出来,难不成,我夜阑绝所有的人都笨。”丞相的脸色瞬间的铁青,眸子中更是难以控制的怒火。

“王爷?”只是,恰恰在此时,房间外突然传来一声略带急切的喊声。

他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她,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她离开。

尚书大人倒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突然问向他,微愣了一下,然后有些被动的点了点头。

“本公子已经说了,不认识说是不认识。”李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怒声吼道,他以为,上官云端是想逼他说认识那些受害人。

“恩,是呀,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,由叶神医在此,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。”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。

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,皇上慢慢的走了过来,看到眼前的情形,也是不由的惊住。

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上,顿时浮出五根鲜明的手指印,半张脸也快速的红肿起来,可见二夫人用力之大。

众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,这才又记起了上官云端曾经被休的事情,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,又都多了几分犹豫,一个曾经过嫁过人,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,的确是配不上他们的绝王。

但是却没有想到,凤阑绝竟然亲口承认了?

虽然,他平时一直都对百姓不算,但是,却也没有做到她这般的深入。

“这?”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,听到上官云端的话,不由的惊住,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。

“是呀,就让王妃进去吧。”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,也纷纷的说道。

而且,太上皇的寝宫更是被围的水泄不通,既然太上皇此刻应该在大殿之上,为何还在太上皇的寝宫外这般的戒备呢?

她是一个母亲,有着一个母亲最伟大,最无私的爱,她可以不要那的荣华富贵,她可以放弃一切,但是,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。

是,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,有着太多的惊,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。

而他不知怎么被呛道了,突然的咳了起来,上官云端本能的便伸出手去为他顺气,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,因为那控制不住的咳,脸微微的涨红,咳的更加的厉害。

“凤阑绝,你嚣张什么,她刚刚杀死皇爷爷,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,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,按理说,也要制你的罪。”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,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,再次急声说道。

“等一下。”只是,恰恰在此时,上官云端突然转过身,正对向他们,慢慢的说道。

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,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。

她的神情间,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。

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,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,这次有个机会,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。

“不用说了,你就这么回去告诉你家丞相就行了。”凤阑绝再次开口打断了他的话,这一次没有再停留,也没有再给那人开口的机会,揽着上官云端直接的进了王府。

“不必了,就先让他在王府中待几天。”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隐的意思,凤阑锐现在对他可是有一百个的不放心,就算他们揪出了那个人,凤阑锐也一定还会再想办法派其它的人来。

看到她的眸子中除了意外,便再没有了其它的情绪,凤阑绝微微挑眉,这个女人果真特别,他原本以为,用这张平凡的脸,会从她的眸子中看到一点的失望,或者是别的,但是却只有一闪而过的意外。

尚书大人若再敢说个不字,只怕就真跟那规矩一样成了死的了。

看到公堂上的情况,微滞,一双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,漫过嗜血的狠绝,只是在看到凤阑绝时,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。

“我家公子来告状,我来护着。”

“五天前的同一时间内呢?”上官云端又笑了笑,继续问道。

不得不说,素容这速度还真够快的。

所以,上了床后,凤阑绝也只是紧紧的将她揽在怀里。

“奉命,奉谁的命令?”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,她是奉了谁的命令。

上官云端现在才明白了她的目的,竟然是让她来换衣服的。也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

皇上虽然不满,但是当着众大臣的面,听了那‘宫女’的解释,也不好再去计较了,只是一脸不耐的摆了摆手。

其实她早就应该想到的不是吗?

他要的只有她……上官凌雨看到那快速的插向自己的胸口的锋利的匕首时,一张脸瞬间的惨白,眸子中漫过那种本能的恐惧,还有一种在人要死时,本能的求生的欲望,不由的脱口急声道,“娘亲,不要呀。”

试问一个在仇恨与妒忌中长大的孩子,她的心理,能不扭曲吧。

而上官凌雨的死,只怕会让爹爹更加的心痛,爹爹只怕承认不住那么多了。

随即迁走了所有的丫头,亲自泡了茶,端了上来。

没过了片刻,南宫雪与南宫燕便缓步走了。

手指微动,美妙的琴音便顿时传开,优美,熟练,动听,不得不说,南宫雪的琴艺的确不凡……

她明明给上官云端下了毒的,而且还是同时下了几种毒,当凤阑绝找到上官云端的房间的时候,只怕她都快要无法呼吸了,所以,凤阑绝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的藏身之地,根本就不可能发现她,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她那声音也瞬间的变的弱弱的,带着几分胆怯。

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冷笑,放心,她放心的只怕不是她没事,而是好为上官凌雨求情吧。

而上官凌雨只所以能够伤到云端,就要因为,上官凌雨懂武功,所以,最重要的是要废去她的武功,他做事,向来都是直接而果断,一击便中要害。

只是,她在说这话时,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。

上官傲天的身子微颤,眸子也更多了几分沉痛,是呀,再怎么说,都是他的亲身女儿呀,他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废人呀,但是,让他求情,他却也说不出口。

只是二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垂下,眸子深处,隐过几分慌乱,没有想到,老夫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老夫人如此一说,当年的事情,肯定会一一的揭开,到时候只怕……

“王爷让你过去呢?”那来喊她的丫头,看到上官云端竟然还要吃东西,眸子中,漫过明显的怒意,语气更加的冲了,这次连王妃都省了。

原本,在坐的,就没有人认为上官云端能够超过蓝岚,而如今上官云端的这种背法,更是让众人认定她是根本就接不出蓝岚下面的,所以才不得不重新背。

那律法的书,皇上拿着一本,丞相拿着一本,来检验两人背的对错。

丞相大人随着上官云端背的,一张一张的翻动着页面,整本书已经翻过了三分之一,到了上官云端刚刚看到的那一面。

说真的,她很喜欢这样的气氛。

说话间,他的唇不知道是无意的,还是故意的,轻轻蹭过她的耳垂,耳垂本来就是极敏感的地方,而且他此刻又是用唇碰的,上官云端的不由的僵了一下。

“恩。”上官云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,只有那样,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,才能不成为他的累赘。

“凤阑绝?”上官云端怒喊,他这意思说的她好像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似的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轿子里,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,更带着明显的狠绝。

她原本以为是小姐故意画上去的,但是她怎么洗都洗不掉。只能想办法将那些雀斑略略的淡化一些了。

说话间,便拿过了一边的喜帕,想要遮在上官云端的头上。

“皇爷爷。”凤阑绝没有理会皇上,而是快速走到床前,看到躺在床上,微微的闭着眸子的太上皇,忍不住轻喊出声,声音中带着几分轻颤,更有着明显的心疼,可见他对太上皇的感情之深。

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,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,再转向上官云端,纵是他再聪明,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上官云端惊滞,刚刚还好好的,不会是突然。

然后转向皇上,顿时收起了对皇后的那种冷笑,一脸轻柔地说道,“皇上,刚刚的事情,可是大家都看到的,相信皇上也看到了,那个女人竟然当众害死了太上皇,皇上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她呀,要不然,怎么向凤月国的百姓交代呀?”

众人纷纷的惊住,谁都没有想到,她会在这个时候开口,大家还都以为,她真的吓傻了呢,而且,不是说,她原本就是傻子吗?

只是,此刻的这种气势,这种语气,这种眼神,可完全都不是一个傻子应该有的呀。

走到房门前时,再次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然后似乎突然的做了决定般,猛然的推开了房门。

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喜悦,更多了几分欣慰,还好,她没事。

他的吻想要深入时,感觉到她微微紧闭的唇,他这次也没有像上次那样只是轻柔的缠绵,而是贝齿轻启,在她的唇上微微的轻咬了一下。

“怎么?你很失望?”凤阑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怒声低吼,若是当时夜无志看上她呢?她现在还能够全身而退吗?

“若是真的失望,本王就牺牲一下。”没有听到她的回答,只看到她脸上微微的错愕,似乎还有着几分不满,凤阑绝再次略来懊恼地说道。

只是这次的声音中已经没有刚刚的怒火,似乎多了几分无奈,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,微微摇头,喃喃低语道,“本王要拿你怎么办?你就不能答应嫁给本王吗?”

不单单是外表的差别,更是气场的差别,她换上上官云端的身份时,会极力的掩饰自己的锋芒,而且此刻她不仅是一脸的浓妆,进宫后也一直装出平时傻傻的样子。

但是婚姻的事情,是你情我愿,她可没有应该他,而且先前,还明显的拒绝了他,此刻他这么做,很明显的是用皇室的压力来逼她,让她没有任何的退路。

一句期待,便表明了,到目前之止,还没有确定的人。

所以,此刻他不顾在场的皇上,皇后,以及那些大臣,无视众人异样的目光,只是想让她退出这次的选亲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