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网站

十九毅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928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69章:计然之术

十九毅 29289

“大人,现在是未时二刻!”

沈傲忙道:“仙人还是亲自走一趟吧,最好面见他,顺道将他现在的处境告诉学生,他现在住的房子如何啊,有没有给我找后母啊什么的……”

“可惜……”李玟呆呆地出了会神,暗暗摇头,眼看就要成功,谁知竟半路杀出了个杨公公,不由黯然一叹,对金少文道:“金大人好自为之吧。”说罢,也告辞走了。

沈傲心里却想:“出使辽国,皇帝只怕不肯,一来自己还是县尉,于理不合,另一方面,既是睦邻友好,自己的『性』子皇帝是知道的,派自己去,皇帝怕添『乱』呢,叫自己去恶心人差不多,叫自己去和人相敬如宾,还真难为了哥们。”想着,心里不由地偷乐,却又隐隐期盼,自己能参与到这历史的大势中去,去改变历史,这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缘的啊!

哼,你们不是很狂吗?哥们要比你们更狂!

沈傲放下扇子,将袖子捋起来,捉笔便在宣纸上狂书。

不过……

沈傲总算理清了来龙去脉,这些所谓的秀才,大多都是恃才傲物之人,家境优越,不愿为官,便整日沉『迷』于诗词歌赋、琴棋书画之中,他们鄙夷作经义文章谋取官位的人,一来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,另一方面,又自认为诗词歌赋才是真才实学,不满王安石的改革。

沈傲倒是并不拒绝,不管在任何时代,做官讲的都是关系,同窗、同年,这些都是拉关系的手段,自己太高傲,反而显得孤芳自赏了。

这里距离杨府倒是不远,无所事事,又去了杨府一趟,杨戬还在宫里当值,外头的门子哪个不认识新姑爷?连忙迎过来伺候,请他入内喝茶,府里头的官家叫杨田,一口一个姑爷的忙前忙后,这杨府丝毫不比国公府小,又是新宅,建成也不过十年,气派得很,进了正厅,沈傲便去看壁上装裱的书画,老丈人收藏的好东西不少,这些年的内相没有白当,该贪的贪了,不该贪的他也一个子儿没落下,这金碧辉煌的宅邸,虽有暴发户之嫌,但在沈傲眼中,却如进博物馆,就是那茶壶,只怕也是珍品中的珍品。

沈傲汗颜,道:“小婿是去做官的,能闹什么事?”

今天起晚了,抱歉,第一更。第四百二十三章:我恨月亮

沈傲不由地在心里偷笑,原来晋王会离家出走这一招,就是太后也喜欢玩这套把戏,他可以想象,那太后对赵佶说着你们兄弟之间尚且不睦,你只此这么个弟弟,却这般地待他,罢罢罢,老身还是出宫去和晋王住的好,你做你的好皇帝之类的话,想必赵佶早就吓得魂不附体,拼命认错了。这一大家子,还真没有一个善茬,如此说来,赵佶还算是好的。

将她斜抱着上塌,放下轻纱帷幔,春光乍泄开来,那白脂一般的肌肤乍然出现在沈傲眼帘,沈傲忍不住轻吻上去,唐茉儿的娇躯仍在颤抖,求饶道:“夫人,夜里好吗?白日让人撞见了,将来怎么好做人?”

赵佶将目光落过来,沈傲不需催促,正『色』道:“陛下,微臣一直在想一个问题。”

沈傲哪里会不知道程辉的心思,程辉即是太学,而自己无疑是太学的眼中钉,程辉这是向自己挑衅,想在殿试中将自己击败。国子监对于沈傲,既是母校,也干系着老丈人的名誉,对方高傲,沈傲比他更傲,哈哈一笑,道:“哪里,哪里,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而已。”

沈傲笑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可莫要心痛了!”

只是这些考官却没有了团圆的闲情,裱糊、抄录、择卷、记录、封档,这一桩桩的事虽是有条不紊,却也忙得消停不下,八月二十本就是吉日,按规矩,这放榜之期便在那一日,短短五天时间要处置好万份试卷,还要存档、录入,却也不轻松。

夫人倒是有点儿怨气:“就是再忙,也总要吃个团圆饭才是。”

每次进宫,去看安宁公主已成了沈傲必备的功课,连忙应承下来,随着杨戬一道去安宁公主的寝殿,杨戬先进去通报,沈傲方才踱步进去,安宁今日的气『色』确实有些不好,沈傲先是行了礼,对安宁道:“听说殿下又病了,学生特意来看看。”

周若羞怯的咬了咬唇,作势不去理他。

恰在这时,碧儿也进了门,周若见有了人来,立即板着个脸,道:“沈傲,深更半夜的,你莫非想在这里常住?”

碧儿道:“小姐要不要再等等,或许到了后半夜,天上真有了星星也不一定的,从前我小的时候在草垛里和我哥哥看星星,等啊等,总是不见来,我就哭了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到了后半夜,我哥哥却将我叫醒来,我一看,天上的星星就来了……”她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话,叫周若又好气又好笑。

三更半夜,狄桑儿跑来找自己做什么?

沈傲微微一笑:“因为供桌上有蜡壳的痕迹,涂抹得很均匀,应当是用来保护酒具的。连那几件赝品都封了蜡,那么真品自然要更好地保护起来。”

赵佶一时愣神,对沈傲深望一眼,到了这个时候,他不得不对这个沈傲的本事增添了几分期待,这座雕塑,因为雕刻得栩栩如生,因而被辽人奉为宝物,可是要说起它的来历,辽人也是知之不详,沈傲竟只用了一个多时辰,便看出了它的来历,若是沈傲说得不假,那么这沈学士也太过厉害了。

沈傲点点头。

谁知一旁的赵佶一拍大腿:“对,动刑,这般的狡诈之徒,不动刑,他是不会招的!”

狄桑儿沉默了片刻,才是鼓足勇气道:“是安叔叔要我来寻你的,那件酒具被人盗了。”

安燕这才想起招呼沈傲,其实沈傲的大名,他早已得知,坊间俱都流传沈傲的眼力最好,是汴京第一鉴宝大师,便道:“沈公子,你说这酒具价值三万贯?据老夫所知,市面上这等酒具,至多也不过万贯而已。”

狄桑儿一下子没词了,楚楚可怜地哭道;“我知道错了,你放开我好吗?”

他灵机一动,无比正义地道:“哼,你居然还敢说你是武囊公的孙女儿,你太坏了,连学生最敬佩的武囊公亲眷也敢冒充,学生这世上最佩服的人只有一个,那就是武囊公。哼,我早就听说,武囊公有一个遗孤孙女儿存在这世上,武囊公的孙女,自然是知书达理,胸怀宽广的了。哪里有你这般既爱胡闹又爱撒泼的,哼!原本我还想放了你,可是你为了脱身,竟敢污蔑学生心目中的偶像,今日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。”

沈傲见她认错,正要客气几句。不妨狄桑儿又抬起眸来,这一次眸光中杀气腾腾,道:“不过你竟敢打我……那里,我一定要寻你报仇!”她美眸一瞪,语气从温柔又变得粗鲁起来:“你若是乖乖求饶,叫一声小『奶』『奶』饶命,或许我放你一马,否则,莫怪我的拳脚无眼。”这一次她吸取了教训,手腕轻轻一抖,袖子里落出一柄匕首来,匕锋在夜『色』下发出幽幽寒芒,显是锋利无比。第四百零五章:小妮子真敢动手

这文人都是这『毛』病,喝了酒就忍不住想『吟』诗、涂鸦什么的,吴笔是最典型的代表。

夜长梦多,待会更多人回来,少不得又要邀上他们,得赶快把人先拉走,再迟,还不知要怎样破费。

监生们大喜,谁都不曾想到,自己的光辉事迹就这般的传扬开了,够拉风,够有面子,纷纷朝酒客们拱手道:“诸位抬爱,抬爱。”

此情此景出奇的诡异,却在这个时候,远处两个人影冒着大雨过来,二人穿了蓑衣,在雨中艰难行走,一道闪电划过天穹,有人擦了眼前的水雾,认出了来人。

沈傲淡然一笑,道:“只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吴兄听说过以退为进吗?”

宫中自是不理,王黼等人却又是上疏请辞,仍旧不准,整个朝廷也是争论不休,连政务都顾不得署理了。

沈傲远远朝他们行了个弟子礼,一旁的吴笔道:“沈兄要去劝谏皇上拨发赈济钱粮。”

沈傲好整以暇地坐下,又让人上茶,慢吞吞地喝了口茶才道:“两位大人不必慌张,有什么事,好好说就是。”

吴文彩给唬得不敢做声,心里在想,这话放出去,依着辽人的强势,这仗恐怕不可避免了!只是他处事较为圆滑,并不当面反驳沈傲,徐徐渐进地诱导道:“沈钦差,陛下的意思也是能和议便和议,不可妄动兵戈啊。”

“钦差大人不必多礼。”杨真与沈傲客气一番,让小吏端上茶盏,沈傲开门见山,问起契丹国使的事,杨真道:“这契丹国使,来历也不小,乃是辽国宗室,汉名叫耶律来德,此人原是辽国禁军的将军,却不知如何,那辽国国主派了他来出使,依老夫看,这应当是辽国国主要向我们示威。”

杨真不无忧虑地道:“契丹人来势汹汹,切不能与他们动蛮,既是交涉,能退让的就退让几分,大家有了台阶,这仗就打不起来;钦差以为呢?”

“哦?”赵佶不由地笑了起来,道:“你说的这些话,朕还真是第一次听说,朕的万岁山收集了天下的奇珍异宝,为何比不得名川大山?”

赵佶招招手,道:“你不必走,就坐在这里。”他似是想了想,将奏疏交给沈傲道:“你来看看。”

可问题又来了,若是先去杨公公的府上,唐严会怎样想?须知士大夫与宦官一向是不对付的,士大夫自命清高啊,尤其是唐严这般的迂腐之人,一听,噢,你竟是先去了杨公公那里才到本大人这里来,滚滚滚,这亲不结了。

几人指认他道:“就是周公子压垮的,还贼喊捉贼。”

胡愤身后的将校哪里敢怠慢,纷纷抱拳道:“沈学士。”

宾客们一个个入场,沈傲保持着笑容,脸都要僵了,可是这客人却仿佛迎不完似的,每一个客人过来恭贺,周正就带着沈傲去客气几句,还不忘给沈傲介绍:“这位是光禄寺刘龙刘大人……”“这位是右仆『射』佐令龚大人,沈傲,快叫龚世伯。”“他便是我和你经常提起的平都侯,快行礼……”

“敬一圈酒?”周正微微一愕,不知沈傲又有什么鬼主意!

………………

沈傲却在这个时候站出来道:“陛下,微臣有事要奏。”

殿中还是像上次一样,只剩下赵佶、杨戬、沈傲三人,赵佶笑道:“沈兄有什么事要说?”

唐茉儿盈盈坐下,却是抿嘴不语;唐夫人道:“你的风流韵事我可管不着,还要问茉儿的意思,茉儿若是点头,过几***就带聘礼来,先下了定,婚事还可以再晚一些。”

当然,这书画院的官职也要兼着,毕竟书画院本就没什么事,自己一边领些俸禄,另一边还可以继续读书,准备科举。

两位侍卫面面相觑,其中一个笑道:“我倒是娶了个婆娘,不过嘛……嘿嘿,从前娶不到媳『妇』的时候心里焦灼难耐,可是真将人娶过了门,才知道还是单身的好,清闲自在,少了几分牵挂,在外头也轻松一些。”

这是教人当众示爱了!沈傲脸皮太厚,此刻也有些吃不住了,其实这个时候的风气还是较为开放的,不比程朱理学泛滥的南宋,习俗与晚唐颇为相近,男女之间谈情说爱也并没有什么不可的。

唐茉儿抿着嘴,嘴角扬起一道弧线,微微一笑道:“娘,我知道了,我只是看看;你看,沈公子要对对联了,这联儿真是简单,爹爹是不是怕太难的会让沈公子对不出来?”

先是唐严,后是杨戬,这最后一个,沈傲对他也只有一面之缘,且印象不好,所以虽然身旁的人喧闹一片,他却一点兴致都没有,这提亲是不能见春儿的,教沈傲单独去与春儿的舅舅寒暄,他心里头不舒服。

高进看着赵宗,吓得快要魂不附体,连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起来:“我……我不……不过来。”

几个家丁已是大怒,忍不住凑近了些,公子哥张狂大笑,道:“她是你的妻子?这好极了,本公子最喜欢的便是别人的妻子,来人!”

“官司?”沈傲晒然一笑,先对唐茉儿道:“茉儿,到我这边来。”一把扭住这位被人称之为太岁爷爷的公子哥,微笑着道:“怎么?这官衙是你家开的?你叫我吃官司便能吃?”

沈傲噢了一声,突然问:“这么说高俅生不出儿子咯?”

过了半响,又有一队禁军过来,这些禁军一个个虎背熊腰,杀机腾腾,拱卫着一只小轿,驱开众人;那虞侯见正主儿来了,立即弓着腰到轿旁去也不掀开轿帘,只是附在一旁低声密语几句。

魏虞侯明白了,太尉要保全衙内,所以不能动粗,不过办法不是没有,这人既是蹴鞠社的教头,只要自己带人去打听出这蹴鞠社来,查明此人的身份,将这人的底细『摸』清,再去将他的亲属捉来,不怕他不投鼠忌器,想好办法后,魏虞侯躬身道:“大人,末将这就去打听这遂雅蹴鞠社。”

“杨公公?”周正微微皱眉,大宋立国以来,却没有放榜时宫里出来报喜的规矩。

沈傲将杨戬送出去,中门外头,却是让他吓了一跳,那报喜之人竟是黑压压的将整条街都堵上了,日啊,整个汴京的泼皮都来了,这……要多少钱才能打法?

小公公更是恭谨的行礼,道:“我家王妃叫我来问候夫人一句,说是王府与公府是有姻亲的,夫人的贤名我家王妃早就听说过,若是夫人又空闲,可去王府坐一坐,与王妃拉拉家常,看看王府后园里的花儿。”

沈傲心里窃笑,面上却是一副装作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的样子,恭谨地朝唐严行了个礼:“学生见过大人,咦,大人,你这脸上……”他刻意顿了顿,见唐严更是尴尬,连忙道:“莫非是摔了一跤吗?”

“茉儿姑娘。”沈傲唤了一声,迎上去,却看到唐茉儿的脸『色』苍白,见了沈傲舒了口气,道:“沈公子,我先回家去。”

过不多时,有人来报,说是国公来了。

夫人这时倒是矜持起来,正坐道:“慌个什么,你去问问,再来回报。”

想着想着,周正便晒然一笑,这个沈傲,沉稳起来犹如历经沧桑的深邃中年,玩闹起来却犹如顽童,完全不计后果,真不知到底哪一个面孔才是他的真『性』情。

莫非此人有什么祖传的绝阵?吴教头心中疑『惑』,须知蹴鞠已发展千年,各种不知名的阵法如过江之鲫,一些高深的阵势吴教头也不一定知道。

赵宗不由地笑了,津津有味地道:“好,那便看看你这无阵如何去破吴教头的一字长蛇阵。”

“日!”沈傲不由地叫出了一句国骂。

半空飞快旋转的球瞬间『射』入球门,支撑球门的杆子哗哗抖动起来。

赵宗连连点头,道:“是啊,是啊,沈傲说得对,吴教头的球技是极好的,若是你走了,本王到哪里再去请教头?沈傲做你的副手,为你出出主意还可以,真教他挑起重担来,本王还是很不放心的。”

晋王见了沈傲来,先教他喝了口茶,哈哈笑道:“过了晌午就要比赛了,沈才子可准备好了吗?”

赵宗瞪着眼睛道:“你莫要诳本王,本王可是诳人的祖宗。”

他一个屁字,狠狠地唾弃一番,苦笑道:“我辈读的是圣贤之书,可是若孔圣人知道后世的学子都是如此这般,只怕早已气结了。所谓的经义,并没有什么大道理,你也莫要从中写出什么大道,只需记着,这是你的敲门砖,垫脚石,有了它,才能步入金殿,去完成你的抱负。”

第二日清早,沈傲便来晋王府,进门时迎面有人撞过来,正是晋王的独生女——赵紫蘅,赵紫蘅来不及看清来人,便气呼呼地道:“大清早谁到处『乱』跑啊?”抬眸一眼,见是沈傲,顿然眉开眼笑道:“沈傲,我正要去书画院呢,你去不去?”

空定点头道:“有沈公子照顾,自是不成问题,择日不如撞日,你今日便带他下山去吧,我去教他收拾些换洗的衣物。”

晋王讪讪地对沈傲笑道:“吴教头的脾气大了些,沈傲,你不会生气吧?”

沈傲笑嘻嘻地道:“大家刚刚认识,本教头见到几个大哥颇为投缘,心心相惜之下,自是要先请诸位大哥喝几口水酒,增进几分感情才是。”

沈傲好整以暇地吃了口酒,慢吞吞地道:“绝不假!”

这一次轮到沈傲苦笑了,话说这几个鞠客,还真有几分国足的风采。

吴教头见他挑衅似地看着自己,冷笑道:“莫非沈公子要和吴某人比一比?”

只不过这方觥却给人以异样的感觉,觥是礼器,礼器便有礼器的规定,如天子雕饰什么图案,诸侯只能用多大的体积,这些规矩是必须遵守的。除此之外还有纹饰,纹饰是不允许标新立异,随意捏造的,毕竟是祭祀祖先的器物,不能出丝毫差错。

鉴宝最重要的素质在于大胆假设,小心求证,假设需要极其丰富的历史知识,和活跃急智的大脑,求证时却又得要无比地细腻和一丝不苟的态度,沈傲先是大胆假设,随即再细腻观察,此时心中已有了几分把握。

贡生听了皇帝叫好,顿时心花怒放。

想着,想着,便心头一热,呵呵笑道:“帝姬也喜爱小诗吗?”

小公主抗议道:“我要和表哥说话。”但还是很快被人抱走了。第三百三十章:很矜持很单纯

赵佶笑道:“好字,好诗。翱翔一万里,来去几千年,这句话恰与引鹤图相互彰显。”

“沈公子,杂家去寻把油伞来……”杨戬望着这细雨道。

杨戬苦笑道:“谁说考上状元要游街的,咱们大宋朝,除了问斩的死囚,还没有听说过什么事儿得要人游街的。”

眼前的官家,竟是那个邃雅山房中被自己挑衅的王相公!而此刻,赵佶似笑非笑地打量了蔡伦一眼,蔡伦宛若电击,立即垂下头去,心『乱』如麻。

全诗上下苍凉无比,诗词虽写的是冬日,却是一首岁暮感怀诗,时间又是在寂静的长夜。在这“一年将尽夜”,诗人怀着深重的忧虑,辗转不寐,深感漫漫长夜,似无尽头。诗的开头两句,以夜不能寐托出忧思之深,用一“苦”字传出不堪禁受长夜难眠的折磨之状。但对“殷忧”的内涵,却含而不宣。

泼墨原本就是难以预料的,墨水泼下去,谁也不知污垢和墨迹会落在哪里,而作为一个画师,在开笔之前便要琢磨布局的构架问题,又如何能在污垢之中建立一个布局?

赵佶饶有兴致地看着这幅梅花图,忍不住地又道一句:“不错!”便旋身回到御案前坐下。

赵佶叹了口气:“春来花开知多少,唯有在这个时节,朕在花苑中,却是看到梅花凋谢,诸卿便以梅花为题,开始作画吧!”

赵佶目光落在沈傲身上,心里不由苦笑,这个沈傲,还未入士,便平白多了如此多的对手;赵佶在心里吁了口气,一时也为难了。

恰在这个时候,一声哈欠声传出,却是晋王突然醒了,他微微张眸,一脸雾水地望着站出班的官员,吹胡子瞪眼地站起来道:“皇兄,臣弟很生气,有人侮辱宗室,无视礼法,是大不敬之罪,请皇兄为臣弟做主。”

等了片刻,果真见王妃在一群人的拥蔟下快步过来,脸上生出些许的红晕,带着娇媚的笑容看着沈傲道:“沈公子,花儿病症好转了。”

晋王道:“什么是社服?”

沈傲深望她一眼,颌首点头道:“对,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,表妹也早些睡吧。”

周若叹了口气望着那背影渐渐出了神,美眸之中似有泪光流转,今日的表哥,和从前似有不同,更动人的心弦。

沈傲道:“快去,时间快来不及了。”

花匠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了沈傲的匠心,情不自禁地道:“这个办法好,不说花儿是否能否痊愈,只这个花棚的设置便已是独具匠心了。可惜……”

“噢,是爱妃啊……”花匠鼻尖上渗出汗珠,却是专心致志地继续调校铜镜。

晋王像是故意跟沈傲作对似的,吹着胡子道:“爱妃请你坐,你便去坐,这么啰嗦做什么。”

邓龙心里窃笑,脸上却是无比正直道:“大人,我们不可冤枉好人,谋反这样的大事,还需好好审问才是,证据确凿,才可让他们伏法。”

沈傲道:“简单得很,那天尊身上,带着许多工具,我碰了那天尊一下,便将他的工具囊给取了来。”沈傲突然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包,包中俱都是零碎的小物件,有『药』粉,有硝石,还有金块,眼花凌『乱』。

杨戬道:“陛下难道还不知道?这个沈傲是想做善事,却又不愿留名,因而便将它归功到陛下头上来了。”

杨戬深思了一下,摇了摇头地道:“除了这位沈公子,古往今来,只怕再没有人有如此才名了。不过官家却也不差,吹弹、书画、声歌、词赋无不精擅,古往今来的天子之中,陛下是最厉害的。”

杨戬笑呵呵地道:“蔡太师的品行自是没得说。”

沈傲小步过去,道:“回禀王妃娘娘,学生便是沈傲。”

那天尊面前的炭盆儿火光微弱,炭火将近,只有一片通红,却连火苗都不曾蹿出。沈傲盘膝坐下,高声道:“疾!”

沈傲却又摆出一个卵石来,庄重地抚『摸』这卵石,口里喃喃有词,道:“点石成金,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……”他的手往这卵石上轻轻一抹,那卵石逐渐开始变化,变成淡金之『色』,最终逐渐金灿灿起来,太阳照『射』下,散发出灿烂光泽。

邓龙依言坐下,沈傲盘膝抚着邓龙的背喃喃念:“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……”

况且还有些阔绰的信众,一时没有带出银钱来,便拔下耳饰、指环抛出,这些珍物,也是价值不菲。邓龙毕竟是粗汉,脸皮本就有八尺城墙厚,便顿时噤声,不再抱怨。

看客们纷纷伸长脖子,却都去看邓龙的异样,屏住了呼吸,连汗『液』都渗出来。

“啊?”邓龙突然发出一声惊呼,双手挚天,高呼道:“仙长,我硬了,硬了,当真的硬了,小的感觉体内有热流四溢,哈,小的的雄风寻回来了!”他站起来,高兴的手舞足蹈,这五大六粗的汉子,竟是流出了激动的泪水,看的人激动不已。

清虚心知遇到了高手,咬了咬唇,心里不由地想,我若是说不信,此人和天尊施展出来的法术相同,那便是说我们也是骗子,到时这些人发起怒来将我们扭送到官衙却是大大不妥。眼前这人莫非是想从我们手里分一杯羹,哼,也罢,分就分一份好处给他们,只要把这场法事做圆,其余的事待人散了再和他计较。

天尊挥挥手,眼眸却仿佛冲破了天穹,道:“不必再说了,请人过来。”

天尊微微一笑,却是伸手搭在一人肩上:“你们不必害怕,更不必慌张,上天有好生之德,尔等有疾,吾岂能置之不问?”

顿时众人哗然,纷纷现出不解之『色』,将信将疑。

其中一个信徒道:“公子少待,我去问一问。”不敢疑虑,小跑着到那清虚跟前去,附在他耳朵里低语几句,清虚循目望向沈傲这边来;沈傲修身伫立,脸上如沐春风,肤『色』白皙,衣饰虽不是十分精美,却合体得很,完全是一副贵公子的做派。

杨夫人道:“这是自然,在这里,最低劣的茶水,也要五文钱,若是再上了糕点,没有三十文钱也不好意思进这店门。”

唐茉儿缳首道:“公子也懂赏花?”

她故意将又字说得很重,好像是说,我也不是很欢迎你来,可是她的脸上,却是明明『荡』漾着欢笑,殷勤极了。

“还书?”唐夫人故作疑『惑』地猛然醒悟:“噢,老身想起来了,沈公子是曾借过书,快进来,快进来。”口里还抱怨道:“这书也不必急于一时来还的,你看看你,风尘仆仆的样子,连眼袋儿都冒着黑圈呢。”

“听你吐『露』心事啊。”沈傲抿嘴一笑。

唐茉儿又笑道:“好吧,我便吐『露』几分心事给你听听吧!”

只不过明明是无所事事,却要他绷着一副危襟正坐的样子,倒是难为了他。

沈傲笑道:“周武王灭商后,周文王的两个弟弟分别被封为虢国国君,虢仲封东虢,虢叔封西虢,两虢起着周王室东西两面屏障的作用。西周末年周宣王初年,西虢东迁,乃至荆楚一带,因此被世人称之为南虢国。”

“这么说,这块玉璧是真的咯?”其中一个考官饶有兴趣的问。

“假的?”众考官纷纷望着沈傲,如痴如醉,沈傲的口才极好,品鉴起来娓娓动听,分析的极为精彩,看他鉴宝,倒是一件有趣的事。

好在沈傲对词曲儿颇有兴致,倒是记得一首南宋的词儿,挥笔写道:“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,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,笑语盈盈暗香去。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阑珊处。”

沈傲伸了个懒腰,慵懒地道:“行书好不好,需看主考官才行,主考官若是被惊动,这才是真正的惊动四座,蔡兄许久没去邃雅山房了,什么时候去坐一坐?”

赵紫蘅看着沈傲认真观赏鱼的样子,欢喜地在旁道:“你也喜欢鱼儿?呀,沈画师,我也很喜欢呢,我喜欢画画,你也喜欢画画,我们真是投缘。”这丫头说起话来并没有什么顾忌,喜欢就喜欢,不喜欢也决不说个好字。

沈傲之所以心虚,便是担心这个蔡京,自己是陈济的弟子,这已是天下皆知的事。蔡京与陈济势如水火,波及下来,自己的试卷交上去,以蔡京的『奸』臣本相,多半是要拿去擦屁股的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