圣安娜娱乐网站

十九毅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29289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89章:炒买炒卖

十九毅 29289

“去——”

随着海格力斯的声音响起,百米多高的金属巨人突然出一声崩塌式的巨响,把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暖暖入梦:……

“嗯。”龙尧宸只是闷闷的应了声,顺势,将车拐进了别墅。

曾月没有回答,只是一脸的高傲,她坐正了身子,撂下一句“回头我会将更加详细的计划传真给颜副总统”后,启动了车离开了报废厂。

“活该夏洛不要她了,这么野蛮,谁要?!”

苏沐风皱眉瞥了眼乔治,嫌弃他打断了医生的话,“只是什么?”

“都被清除了!”

乐乐摇摇头:我不饿,我要等妈咪一起吃。

一副可怜样子的夏以沫带着隐忍的悲伤,龙尧宸的气恼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甚至添堵了起来,有种没有办法喘息的感觉,他长臂轻抬,一把揽过夏以沫的身体摁在胸前,沉沉的说道:“夏以沫,我既然给你了承诺,就一定会兑现。”

夏以沫完全没有感觉到龙天霖和龙尧宸之间暗涌的气息,只是急忙点头,用眼神询问着龙天霖。

“我混蛋吗?”龙尧宸笑了,许是因为很少笑,就算是冷笑,都给他原本菱角分明的脸上噙上了几许魅惑,“沫沫,你忘了……我,从来就不是好人!”

乐乐抿着唇,他一直看着龙尧宸,仿佛一直纠结着什么,龙尧宸倒是很有耐心的在等,最后,乐乐方才静静的说了两个字:“晚安!”

夏以沫越过龙尧宸就要走,却突然想起了什么,走了几步又停下,回头,适时龙尧宸也转身看着她,“乐乐的事情我们回头再谈!”

夏以沫依旧没有反应,双眼空洞无焦距,就像是一具失去了灵魂的的躯体。

他知道,在那样的情况下,那种生与死一线之隔的惊恐会给她带来什么……可是,他别无选择。

电话挂断,段少洹将手机揣到了兜里,他双臂向后,手撑着车盖,视线落在海面上,嘴角,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,只是,这抹笑始终停留在嘴角,不曾抵达眼底。

“你要忙就不用管我们了。”莫忻然笑脸盈盈的说道,挑着眉和冷冽轻轻扇动了下睫羽,样子透着娇俏,却又因着微扬的下巴也显露了一丝挑衅的傲娇。

想着,顾浩然那淡的眸子突然变的深谙,那种窒息的感觉猛然间就侵袭了他的神经。

思忖间,她和苏沐风已经到了街口的路边,二人本来想打车的,却见一辆奢华的宾士在路边停着,周身散发出一股诡谲的气息,加上有很多人好奇的张望,夏以沫和苏沐风也就本能的看了眼。

“那你可以不跟!”苏沐风拉回视线很是无情的说道。

乔治苦了脸,低声嘟囔着:“要不要这样无情啊?好歹安慰我两句会死啊?”

夏以沫是回来的很快,她站在别墅的门口,任由着夜里的寒风犹如刀子一样的滑过脸颊,咬着唇盯着紧闭的门,夜灯打在她的身上,透着一股让人怜惜的落寞……

话落,龙天霖眸底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的同时,拥着夏以沫就想离开,可是,夏以沫却没有动,甚至,身体强硬的制止了龙天霖欲上前的动作。

夏以沫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的,她狠狠攥着手机,脸上全是愤怒的火焰。

颜若晞抿了抿唇,缓缓说道:“我想喝水,可是,我把杯子放偏了,所以……水就倒在我手上了……”

“当然了……你也可以……可以不理会我……”夏以沫凄凉的笑笑,脑海里闪过书房里的那张照片的同时,又隐现出了顾浩然的脸,如果说,活到这么大,对她这辈子影响最深的人,那就是他了。

“真的!”夏以沫为了可信度,还重重的点了下头,许是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快,有些做贼心虚的程度,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清澈的眼睛看着龙尧宸,别扭的说道:“我听兰姨说,你有时候忙的饭都顾不上吃,如果你陪我吃饭,那么……你也就可以正常吃饭了……”

此刻,夏以沫的脑子又秀逗了,她没有办法将这个给她暖手的男人和那个嗜血的男人联系到一起,不会……他真的是有性格分裂吧?

“腾”的一下,夏以沫的脸犹如火烧一般,她抿了下唇,皱着眉咬唇说道:“我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别墅,夏以沫惊愕的忘记了所有的思绪,她就这样盯着电视里的龙尧宸,眼睛一眨不眨,甚至,忘记了所有。

“什么事情都让他做了?”顾浩然轻咦了声。

“若晞现在在哪里?”上了车,龙尧宸就淡漠的开了口。

嘻嘻闹闹的声音从凌微笑身边经过,凌微笑看着那些谈笑的大学生,微微蹙眉:“这小恶魔又做了什么惊人之举?”

夏以沫不说话也不动,就坐在那里,眼睛渐渐的在乐乐的脸上失去了焦点,她仿佛陷入了一个怪圈里,一直沦陷在自己的思绪里面。

仅仅因为她眼角膜毛细血管爆裂自己就非要拿她的眼睛去给若晞吗?如果当初不换,如果当初的自己能让她坚定他,是不是她就会告诉他孩子的事情?那样……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?

女人叹息一声,“尧宸,我晚上就要回国了,临了过来看看你,我只想给你说最后一次,错过什么,都不要错过自己爱的人……能碰到一个自己爱,又爱自己的人,你知道这样的几率多小吗?你们龙家的人也许在感情上是坎坷的,可是,却也是幸福的……”女人起身,她明白,有些坎儿别人说再多都没有用,需要自己过去,“希望下个月你来参加宴会的时候,我能看到你带着她……”

夏以沫皱眉,机械性的指了指用来换衣服的长椅下的抽屉,龙尧宸看了眼那里,脸色有些不好,他翻找了半天,到处都找了,就是没有找那里。

龙尧宸看到她如此,沉冷的说道:“活该!”

越想,龙尧宸的脸越沉,刚刚想要扔了手里的雪球,就听到龙天霖痞笑的声音传来:“哥,你不会恼羞成怒的要尥蹶子吧?”

龙尧宸虽然拥有很多赌场,可是,他却很少来,更不要说没有事情的情况下,很晚都在这里,今天……显然很奇怪。

话落,龙尧宸接过刑越递来的西装,就欲往外走去。

局长点点头,看着占据了屏幕的长信,眸光幽深的仿佛要吞噬一切。

手机放在办公桌上……此刻电脑的界面已经变成了“y”,就算他利用了和xk对接的程序,却还是在五分钟后被莫宁宇控制了。

一直以来,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,可是,这样一个人物,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,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,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,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,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,这个男人……他某种程度上来讲,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。

想着,他脚步却已经抬起,向外面走去……

车,驶离森威尔底下车库,他车速并不快,只是在路边随意的滑动着,同时,鹰眸犀利的看着周边的道路。

“嗯!”龙尧宸淡漠的应了声,为了这个女人,已经动用了太多次xk的情报力量,也不差这一次。

龙尧宸没有说话,沉默了一会儿,方才缓缓说道:“颜展翔休假期间到龙岛双胞胎弟弟颜展鹏那边度假,身为某c军领导人的他其实是在暗中出任务,因为龙岛处在世界舞台敏感边缘,也就成了他最好的掩护,谁知道,天算不如人算,却被x国从中作梗,让他任务失败,还中了x国被称之为‘情蛊’,这种药最大的特色并不是让人控制不住身体里的火热,而是在火热发作之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思绪会被人控制之下,被人牵着鼻子走……”

第二天。

“女人,生病了你自己都不知道吗?”龙尧宸沉冷的声音极为不快的传来。

兰姨暗暗撇嘴,放下水后出了房间,在关上门的那刻,她看着坐在床边不停的探着夏以沫发烫的脸颊的龙尧宸,暗暗思忖:这个世界上,如果宸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谁又能强迫他去做?现在……他脸上就算是极为不情愿的,恐怕,心里是担心着夏小姐的吧?

海月撇过脸,冷冷说道:“这个女人本来就是宸少的一个玩物,等颜小姐回来,宸少就会对她弃之敝屣,我要是她……就会看清楚这一点儿,不要妄图去得到什么?”

楼下的一切龙尧宸只是不知道,他只是为夏以沫不停的换着已经没有了凉意的冰袋,这次发烧,竟是比上次还要严重,如果烧不尽快的退下去,很容易引起肺部发炎,到时候可就麻烦了。

苏沐风明明知道苏浩是在激他,可是,后面要赶他走的话再也说不出口,他转身,背对着苏浩,冷冷说道:“是不是觉得我也很可怜,怎么,看着我这样,你开心了……你以前说的话到底实现了。”

小声音里有着抱怨,乐乐本来第一天上学就紧张又兴奋,想着放学了可以“倾诉”的,可是,却没有看到预期的人。

蓝影偷偷的倪了眼从挂了电话就安静的不正常的龙天霖,内心轻叹,娇媚的杏眸更是闪过一丝忧伤,少主现在一定很难过吧……就算每每都表现的无所谓,但是,他心里的伤痛,又有谁知道?

“不合胃口?”

夏以沫边吃,边情不自禁的视线落在龙尧宸身上,乐乐因为是小孩子,很多问题刁钻而没有道理,可是,这个男人却总能云淡风轻的将乐乐的疑惑解开的同时,让乐乐意识到自己的错误。

顾浩然觉得自己果然是找贱,非要人家当面说下,自己才愿意正视内心那道怎么也愈合不了的伤口,“乐乐好!”

这下,换做曾月霎时间变了脸……

龙尧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,狭长的眸子更是微微眯缝着,透着一股暴风雨欲来的诡谲气息。

维也纳,这个享誉世界的的化名城,有着“音乐之都”的盛誉,这里,到处洋溢着让人沉醉的气息,在这里,你可以静静的享受音乐带给你心灵上的震撼,亦能让你满足在音乐海洋里的成就。

原本,许多人都在臆测,spark沉寂一年是因为江郎才尽,没有办法写出让人耳目一新的曲乐,可是,当一年后,一首名为“苏夏”的曲子让世界乐坛都为之震惊,这首曲子……仿佛让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,就好似将你心里深藏的记忆和害怕一股脑儿的挖掘出来,狠狠的践踏后又带给你希望,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,让音乐家们为之疯狂。

*

电话震动着,龙尧宸从兜里掏出接起。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“洛,你觉得我意志力能达到什么程度?”龙尧宸拉回视线看着前方灰蒙蒙的墙体,幽幽问道。

鸣笛声从身后响起,随即一辆车停在了夏以沫所在的路边。

“还?呵……就靠你打那几分工?”赵海不屑的冷嗤了声。

苏沐风眸底深处溢出一抹深沉的思绪,只是淡淡的说道:“因为我觉得,马上就有特殊的事情发生了……”看着乐乐好奇的眼睛,苏沐风只是笑笑,一副“这是秘密”的样子。

褚旼看着夏以沫,经历过几代掌权人感情的她知道,夏小姐根本不爱掌权人,“掌权人希望您能够参与。”

苏沐风走了进来,一把抱过乐乐的同时在夏以沫身边坐下,“有时间出去走走吗?”

“褚奶奶,”乐乐仰头,“身为龙室的人,就这么多不由自主吗?”

“小少爷,人站在一个高度上,总会有一些事情无可奈何的。”褚旼细心的解释,她蹲下身子看着乐乐,“小少爷是有什么疑惑吗?”

乐乐抿了下唇,然后说道:“你能给我讲讲,身为龙室人应该要做什么,还能有什么权利吗?”

慕子骞蹙眉,苏墨也苦了脸。

“哒哒,哒哒!”

“王子!”众人行礼。

看着电视上的时事新闻,龙尧宸的眸光微微眯了下,拿起遥控摁下,视频器转换成了赌场各个角度的监控。

突然,淡淡的话语轻轻的回荡在安静的空间,好似怕吵到熟睡的小人儿一样。

“fbi那边因为上次的事情捅了大篓子,”刑越跟着龙尧宸的脚步下了楼,“高层方面觉得是xk的消息让本该浮不出水面的东西给挖了出来。”

感受到龙尧宸身上的嗜血气息,刑越垂头应声:“是!”

“阿宸,”电话里,传来夏以沫疲惫的声音,“乐乐喜欢喝牛奶,不喜欢吃荷包蛋……”

是,颜若晞是高高在上的优公主,自己就是一个墙角可有可无的杂草……但是,就算是杂草,她也有自己骄傲的权利,不是吗?

“哇——”夏以沫的惊叹声传来,“好漂亮!”宝蓝色的礼服,百褶的设计带着蕾丝,肩膀和腰带处都镶嵌了透明色的碎水晶,明明单独拉出来都是有些繁琐的东西,却在莫忻然大胆的设计下,变的互相辉映,华丽中透出高贵。

有些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下,苏沐风缓缓躺靠在靠背上,眸光空洞着看着前方散发出昏黄光芒的灯……沫沫不是个随便的人,能让她心甘情愿就范的,除了龙尧宸,没有别人!

夏以沫匆匆的上了楼,手里拿着从服务生那里要来的备用房卡……踏在厚厚的地毯上,脚步声被淹没,她随着脚步越来越接近那个房间的时候,心,莫名的“噗通噗通”的跳了起来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夏以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那个才华横溢,有着天才小提琴家称号的spark这会儿在给她说,他不能拉琴了!

冷湛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,清淡的说道:“三天后,我们三兄弟会等他……”

冷冽看着她,嗤冷的哼了声,然后在她身边坐下……

与此同时,一个穿着白色细跟凉鞋的脚踏了出来,顺势一把红色的雨伞撑开……

`“什么?你说……你说她怀孕了?”

“嗯?”店长一时间反应不过来。

从后视镜看了眼冷冽,沈麟应声启动了车。

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走了进来,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迫人心扉的寒意。

冷冽轻勾了唇角,露出一抹冷厉,“纯儿,难道你不懂……只要我愿意,不管任何人,不管时间长短,都可以从我这里得到无上的专权吗?”看着庄纯惨白的脸,他冷冷接着说道,“目前,我想给莫忻然,那么……她就有,懂吗?”

夏以沫听着乐乐在那里添油加醋,说的天花乱坠的,嘴角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……苏沐风听着乐乐的话,忍不住的笑着,时不时还看看夏以沫,夏以沫只能回已尴尬的笑,然后就呲牙咧嘴的怒视着乐乐。

“怎么了?”苏沐风问道。

“嗯?”夏以沫疑惑的看着乐乐。

龙天霖那样子,如果夏以沫答应了他的追求,简直就是就是一举数得。

“你放心,”夏以沫淡笑着说道,“我爱的人是龙尧宸……”

痛苦滑过眼睑,苏沐风猛然从琴箱里一把抓住小提琴拿了出来,手掌收紧,顿时,“嘎嘎”的声音刺耳的传来……

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?

鼻子猛然一酸,乔治的眼眶就红了下,然后咬咬牙,他顾不得什么的就掏了电话出来拨了号码……

“过奖了。”龙尧宸大掌握着夏以沫冰冷的小手,指腹好似若不经意的轻轻摩擦着她的手心,竟是有种恣意的亲密感传来,“颜副总统,女儿……可不是乱认的,否则,有些事情万一真的被抖出来……恐怕,对你会比较有影响。”

而就在他们两个人前脚刚刚跨入了餐厅的时候,龙尧宸和刑越的脚步到了附近,龙尧宸一脸黑沉沉的看看左右,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身影,他的脸色越发的沉戾。

龙尧宸在电话等待音停止后,又拨了过去,可是,依旧没有人接电话,龙尧宸蹙了剑眉,从开始的生气,渐渐的变成了担忧……虽然他不认为颜展翔的动作会这样快,可是,夏以沫不接电话,不回复简讯让他的心有些慌乱起来。

夏以沫看着龙天霖脸上的面条,一副做错事一样的怯懦的看着他,耳边是大厨们因为强制忍着笑而不停的咳嗽声,最终,她看着龙天霖黑沉的脸也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